海峡经济网
您的位置: 海峡经济网首页 >> 资讯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原本的穿越架空小说《庆余年》将故事的开头改成了一部充满想象力的小说的宣传介绍,在充满机智的求生欲和原本就跟历史不沾边的故事情节加持下顺利面世。本剧以大型古装脱口秀式的开篇循循善诱,让观众在一轮接一轮的爆笑中逐渐走进了拼爹PLUS男主角范闲的人生和世界。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猫腻作为起点四文青之一,擅长架构世界和设置人物,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应该也能深切的体会到,本剧中的大小角色都有着非常鲜明的特点,开播至今无论戏份多少,每个角色都顺利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粉丝。

当然,猫腻起名的能力堪称一大坑,在剧情刚刚推进到尚不及原著十分之一的时候就已经被观众吐槽叠字名字太多,原著粉只能默默提醒:往后看,还有一大堆叠字名没出来呢。

穿越最近几年逐渐热度减弱,古风小说逐渐朝着各种架空或者考据向靠拢,毕竟如今的读者和观众审美水准大幅度上升,人人对古代的生活、审美、政治、文化等细节都有了比过去更深厚的了解。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曾经的古装剧不分唐宋见到官员就叫大人,如今这类统一一刀切的称呼越来越少见,很多观众都知道,穿越回了唐宋盛世,见人就叫大人会被当做乱认爹的疯子。

本剧的架空属性避开了考据的风险,范闲这个干爹和后台齐飞、头衔和实力爆表的男主角在各种牛逼闪闪的人物之中混迹,非富即贵的生活在剧中将会出现一次又一次,那么在古代作为一个富贵闲人,到底每天都能做些什么呢?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排名第一的应该是打扮自己。

可惜本剧在服化道这一块做得比较儿戏,富贵人家的孩子范闲、范若若、林宛儿等居然好几集都不换衣服,这哪里符合一个富贵闲人的生活状态?

在古代作为一个富贵闲人,换衣服不仅仅是花式花钱,更是生活情趣和个人审美的重要体现。这一点在各种古典文学作品、戏剧甚至老一点的相声段子里都仍有留存。

范思哲郭麒麟同志他爹就曾经讲过类似的段子,时代大约是落在民国期间,富贵闲人去做客也要带整箱的衣服,衣服款式相同唯有花纹不同,早晨起来衣服上的花是含苞待放,到了中午换成花卉盛放的,到了晚上换成花卉已经凋谢的。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金粉世家》中就有类似的环节,金家诸位公子小姐做什么事会换什么衣裳,哪怕是冷清秋这样嫁入豪门的,也会在练字的时候换上练字的衣服,练完了再换了衣服见客人。

所以性格闲散豁达的范闲若是云游山水,不换衣服也就罢了,若是待在京都思南伯爵府,一日三更衣应该会是寻常事,而范若若林宛儿这样大家闺秀更是要力求清爽妍丽。

所以若是当真穿越去了古代,成了出手阔绰的富家子弟,我等平民要千万注意多多的筹备衣着,务求常常新,常常换。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民以食为天,富贵人家也要吃吃喝喝快快乐乐。

早就有网友吐槽古装剧在饮食上想象力的匮乏,皇帝、皇后等等天下一等一的富贵人,肚子饿了或者夜间宵夜不是红枣莲子羹就是燕窝银耳一类的流食,仿佛古代的贵族大款们都是重病患者的体质。

身为有钱有闲的人,难道不该像《红楼梦》里的诸位公子小姐一样,今天吃螃蟹、明天烤鹿肉,身体不好来点糟鹌鹑和野鸡腿、开个宴席吃点用十几只鸡配出来的茄子条?

所以,当林婉儿在神案下面手持鸡腿嘴带油光露脸的时候,简直就是古代有钱人家孩子的标准状态……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正是贵族饮食的正常追求。

菜肴不在意食材的珍贵和做工耗时,身为贵族本就应该超越“东宫娘娘烙大饼,西宫娘娘卷大葱”的贫民幻想范畴,羹汤一类虽然精致,到底不如“只要饿了,就让厨房赶紧给我拿只烧鸡“来得更霸气。

对古代贵族用精致的小碗吃流食的幻想,那是真的不知道贵族跟俗人在饮食追求上其实差别真的没有那么大,汉代的贵族吃个猪油拌饭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肉,终究是每个世俗人心头的最爱,林妹妹或者妙玉这样的仙人都只是生活在人们的幻想和文学作品之中罢了。

所以如果当真穿越回了古代,成了富贵人家的小朋友,我等平民不必非要天天药膳汤羹把自己当重病患者,只管鸡鸭鱼肉把自己吃得嘴角流油即可。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无论古今中西,富贵人家都爱开派对。

《红楼梦》中过节有家宴、下雪有家宴、过生日有家宴、心情不好也得来个宴会热闹热闹,贾府财大气粗又风雅,好酒好菜搭配上青年男女的诗句和书画,其乐融融之中是透骨的风雅。

更世俗一点的《金瓶梅》中,后宅的各位女子也要用一根柴火炖酥烂了猪头下酒聚会。

古往今来文人雅士的各种雅集也是传为佳话,不管雅集上出了多少名诗佳句,说到底也就是一群贵族加上一群文人的大型派对。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本剧在这一点上倒比较良心,打从小范大人进了京,派对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直接把澹州来的小范大人生生勾引成了派对小王子。

从一开始参加宴会的低调内敛(并不),到最后醉酒背诵唐诗三百首的张扬和霸气,小范大人在京都文人权贵组成的派对上日渐熟练,横扫千军挥斥方遒。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若在古代,若非李白这样的天纵奇才,尚未考取功名的文人便要写了诗篇送去给权贵官员过目,以期获得垂青从此仕途坦荡。

而小范大人这样的权贵之子,随手附和已经是风雅事,要是真的如同剧中演绎那样随口吟诵就成千古名句,小范大人未来的仕途可谓金光闪闪直通殿阁。

所以说,若是穿越回到古代,对韵律诗文一窍不通的现代人只能当个富贵人家的傻儿子,要是有幸能像范闲这样穿越去了一个架空历史的空间,那么九年制义务教育积累的古文和诗词,还真能用来坚持过几场派对。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总结来说,越是富贵人家越是重视教育,对古代文化教育内容不擅长的现代人,真的穿越回去,想要附庸风雅往往只能落得贻笑大方,任凭在现代是985还是996,穿越回去很难保证不被当成是文盲。

业余爱好和追赶潮流,是古今中外富贵闲人的必备技能。

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这首王安石的《凤凰山》道出一位忧国忧民文人心头的痛,也道出属于太平盛世的升平气象。

五陵轻薄儿腰间不差钱,没有网游不能追剧,天下太平百姓富足,人生追求就只剩下如何快快乐乐的时间了。

古代富家子弟的生活并不会因为没有现代化娱乐设施就变得暗淡无聊,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保证了富贵人家每天的生活同样可以多姿多彩。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斗鸡走犬,指代着一系列与动物有关的娱乐活动。比如饲养宠物,并用宠物互相比拼,非常类似现代的种犬大赛之类的活动。比如提笼架鹰,训练猛禽学会各种花样,并在各种大型派对上表演,获得别人的各种赞誉。比如马球,为了在大型马球比赛上大放异彩,富家子弟私底下驯马和训练人那都是少不了的,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也不是盖的。

除了与动物有关的,比如剧中范若若操持的香道,林婉儿会把玩的茶道,都是经典的用来杀时间的风雅事。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而范思哲热爱的牌九,实际在古代贵族的日常生活里,也有许多与之相似的搏戏,比如双陆、 六博、叶子牌等等,加上美酒美食和彩头,足够有钱有闲的富贵人家轻松有趣的杀掉大把时间。

缺乏运动的现代人穿越回去,马球没练过、鹰犬都少见,茶道香道都上不了手,唯有古代桌游还能尽力挑战一下。

若是桌游玩腻了,还有各种勾栏瓦舍能够溜达。现代人对勾栏瓦舍的幻想可能停留在满楼红袖招的状态里,但是其实在古代,勾栏瓦舍更加类似现代的小剧场。戏剧、评书、唱曲、杂耍等等表演会在勾栏瓦舍场所演出,名角出场更是能引起大范围轰动,富贵子弟前往捧场实属平常。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剧中,小范大人与司理理姑娘春风一度的场所,则是最引起现代观众好奇目光的特殊场所。温柔乡当然是古今驰名中外一统的最古老的职业,也同样是最知名的销金窟,销金程度剧中没有介绍,不过《三言二拍》中的《卖油郎独占花魁》一篇中倒是可见一斑。

卖油郎秦重想要见花魁娘子一面,还是鸨母看轻了他与他说笑,才许下五十两银子就能见一面的笑话,若是正经的权贵,想要见花魁娘子一面砸给鸨母的金银不知还需要多少。

五十两银子是个什么概念呢?虽然成书年代不同,但是《红楼梦》中各位贵族之家的小姐夫人们凑趣齐份子开宴席,也不过区区十几两银子。

贾府偌大排面,家宴虽然不用过于讲究,一桌宴席下来也足够平民家庭过上几年好日子,这五十两银子的价码实则令人咋舌啊。

《庆余年》:富贵闲人的日与夜

《庆余年》与《将夜》都被是为猫腻最好的作品,缘由不仅仅是因为猫腻的文字风趣流畅,更因为猫腻在书中营造了一个逻辑和幻想并重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喜欢穿越的人能够感受到现代人与古代氛围的对撞和融入,喜欢人物的人能够看到大千世界众生不一,喜欢故事的人能够看到热血悲情人生跌宕。

现代人如果要穿越,还是穿越回《庆余年》里做个范思哲最美好,吃吃喝喝快快乐乐,有范闲帮忙出主意,有若若帮忙照顾宅院,看遍红尘滚滚悲欢离合,却又安享富贵平安到老,简直是人生赢家中的人生赢家。


推荐阅读:叶紫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老版地图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